“气”与“灵”乃太极拳之本



  武式太极拳开创于清末永年人武禹襄,至三世郝为真先生始广传于世。武式太极拳是太极拳术各派中一个主要流派,它对太极拳活动的发展起侧重大的推动作用,特殊是在拳理及技击两方面,直到今天仍起着领导作用。本文谨就“气”与“灵”这两个太极拳术的根本大法,依据先辈遗训,稍作论述。

  首先谈谈“气”的练法跟作用。太极拳是一种“柔”性拳术,技击策略强调“以静待动,后发先至”“化而后发”。化的来势,造成我顺人背之势,再伺机出击,制服对手。如欲把握这一技能,首先要通过盘架子练成一种“绵里藏针”的内劲。如何练好内劲呢?武禹襄先生在《十三势行功心解》中明白提出:“以心行气,务令沉着,乃能收敛入骨,以气运身,务令顺遂,乃能方便从心。”所谓“以心行气”,就是意到气亦到,心动意生,意动气随,心与意合,意与气合,气与力合的内三合。这里要留神的是“以心行气”时,必需“务令镇静”,才能“收敛入骨”,以气运身,气出发亦动。武氏又说:“气以直养而无害。”解释“养气”要顺乎做作,“以气运身,务令顺遂”,顺遂就是顺乎天然。可能做到以心行气,以气运身,能力逐步化尽后天之力,使先天之内劲自然增长,变动往来,无不从心所砍,毫无妨碍停止之处。训练内劲应循序渐进,不可急于求成。故武氏又说:先在心、后在身,切记一动无有不动,一静无有不静,牵动往来气贴背,而敛入脊骨。投架子要惊魂未定,精力贯注,姿态顺遂,法术明显,以形为体,以意为用,如此则越练越精。“行气如九曲珠,无所不至;运劲如百炼钢,无坚不摧”。动势轻松圆活,内气流动长行不息,有隙贯通,虽微空而必至,能达四梢,可通九窍。内劲能如百炼钢,未发则蕴于内,既发突于外,似子弹脱口之迅猛,无坚不摧。

  其次再说“灵”。任何拳派在应用上都把灵作为上乘请求,“精敏神巧全在于灵”。太极拳也是如斯。武式太极拳如干枝老梅,朴素无华,不管盘架子仍是推手,一贯主意“轻灵松软、外柔内刚”。刚而不滞,柔而不散,动静作势,时阴时阳。如环无故、活跃无拘。尤其在推手时,力求松静柔柔、气敛神凝,以期做到“身推进,心贵静,气须敛,神宜舒”。循此渐进,天然进入冷静松静,轻灵梁化之地步。能轻灵,自能粘去动变,应用自若。要想探究轻灵之妙,还需控制动度的大小。拳论说:“动贵短,意贵远,劲贵长。”动短则剑拔弩张,彼不迭走化罢了跌出。意远劲长,则故人弥远,功纯艺精,动之至微,引之至长,发之至,务要控彼之二节,使彼不得活变,我才干得机得势。孙子《虚实篇》云:“微乎微,至于无形,神乎神,至于无声。故能为敌之司命。”阐明动度小,发放走化则不露其形,运用精妙简便,化中寓发,发中寓化,迅猛隐藏,蕴于内,而不形于外,与人粘着,人不至我、我独至人、彼实我则虚、彼虚我则实,重复无端,应感而动,使人莫感精深。

  “气”与“灵”,是太极拳术的两个大法。气是基本基本,不能明心引气,以气运身,内劲则无从发生增加,与人粘着则无威慑主力。灵是体现,是利用,临敌不能随便变更,何显太极武术之神奇?二者相辅相承,相因相用,实为学习太极拳之本,初学者切勿疏忽。





 


前一篇论太极拳推手轻重浮沉

下一篇太极是传播中国文化的最好载体

京ICP11028182号 Copyright 2013 www.sanfengtaichi.com 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